用戶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VC/PE正跑向青島

來源: 投中網 劉燕秋 2022-07-24 10:26

01

青島創投圈最近熱鬧得很。

一周時間內,沃隆食品、三祥科技、雷神科技、青禾草坪、海力威、以薩技術、浩大海洋等7家青企密集提報上市材料。其數量之多,青島本地媒體用“罕見”來形容。這是發生在上個月底的事情。

另一條消息在本月公布:青島綜改基金——國盛資盈綜改(青島)產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設立登記,由此,青島第一支國家級國資國企改革發展基金落地。這支基金首期規模50億元,由中國國新和青島國投聯合發起,重點投向青島的國有背景優勢產業企業,集成電路、新能源、海洋經濟等都是重點聚焦的產業。

最新消息來自歌爾股份7月18日的公告。歌爾股份聯手米哈游、三七互娛兩大游戲巨頭,擬在青島設立5.56億元創投基金,投向包括VR在內的先進制造、半導體等領域。

此番盛況得益于青島近年來在創投生態上的建設。但當談起這片新晉的創投熱土,我的青島老鄉Spencer感嘆道,那些看上去很fancy的美元基金都不怎么去青島。

“你什么時候看到經緯和紅杉去青島投項目了?他們也許會看,但精力明顯不在那里。”

這與青島創業公司的特性有關。Spencer曾就職于多家一線創投機構,對青島創投生態頗有觀察。他給我分享了最近聽來的兩個典型的“青島創業項目”。

第一個項目的主角,是青島海洋大學的一對教授,他們專門研究防日曬腐蝕的涂料。比如,海邊的那些大油罐,最大的問題就是要防火防高溫,因為當日曬溫度升高之后就有燃爆或是揮發出氣體的風險。為了降溫防護,油罐外面涂的并不是日常的那種油漆,而要涂專門的防日曬涂料。這種涂料可以讓設備在相同的環境下降溫3到4度。機緣巧合,這項技術后來被用作坦克外面的涂料,進入軍工領域。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和生意,但也是一個“很苦逼”的活兒——與大染缸為伴,工作場景不僅不性感,反而堪稱惡劣。

第二個項目聽上去也很新鮮。在青島膠州的朋友告訴Spencer,膠州當地有一家企業現在年營收能達到“好幾個億”。這家公司做的是專門切“辣椒把兒”的農業機械。帶把兒的辣椒沒法直接出口日本和韓國,但如果切不好的話,也會影響到辣椒的品性,比如,如果切大了,辣椒后邊就漏了,所以這其實也需要精準的技術,最好能正好切到辣椒的根部,同時還不破壞辣椒的完整度。這家公司針對這一痛點發明了一套專利技術,于是,很多農戶都購買他們的器械來切現采摘的辣椒,現在這家公司已經做到了市占率第一。

沒想到吧,中國最牛的農業機械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隱形冠軍其實在青島。

但“細分”的潛臺詞是“不好歸納”,非要說的話,Spencer說,青島的項目,絕大多數是“人民幣基金喜歡的類型”。

看賽道。這些公司偏向于“老土”的制造業,在家居家電、雙碳、新能源、新材料等領域有頗多優質公司。比如,青島的輕工業體系比較完備,有海爾、海信等行業龍頭企業,也形成了產業生態,人才儲備情況也不錯,越來越多創業項目和上市公司正從中產生。我在文章開頭提到的海力威、三祥科技、青島青禾都屬于高分子材料行業,這正是青島的傳統優勢產業。

講業績。這些公司大都營收穩定,盈利情況還不錯,有可能在短期內上市,但缺點在于,擴展性和爆發性不強,天花板比較低。

那么,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基金抓住青島了嗎?

有幾個已上市企業的案例能說明些問題。

2021年2月底到3月初,一周之內,青島迎來了3家上市公司。3月3日,青島德固特節能裝備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在此之前,青島海泰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月26日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青島冠中生態股份有限公司于25日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交易。

德固特也屬于Spencer說的典型的青島項目。這是一家高科技節能環保裝備制造商,為客戶提供清潔燃燒與傳熱節能解決方案,同時接受專用裝備定制。招股書顯示,2017年至2019年,德固特的營業收入為2.18億元、2.36億元和2.64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883.9萬元、5105.5萬元和6197.7萬元。去年3月,德固特在創業板上市,上市首日市值達66億元,目前回落到20億左右。根據年報,2021年,其主營收入為2.95億元,凈利潤4290.26萬元。

海泰新光主要從事醫用內窺鏡器械和光學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產品對外出口至美國、新加坡、韓國、德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2017年、2018年、2019年,海泰新光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81億元、2.01億元、2.5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109.28萬元、5455.45萬元、7193.08萬元。2021年,其營業收入達3.10億元,凈利潤首次破億。在科創板上市首日,海泰新光市值為48.9億元,如今的市值已經接近80億元。

冠中生態做的是生態環境建設業務,包括以植被恢復為主的生態修復業務,和部分園林綠化、市政公用等城市環境建設業務。招股書顯示,上市前的三年來,冠中生態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91億元、3.24億元及2.78億元,凈利潤分別是3933.08萬元、5730.67萬元和6774.04萬元。2021年,其營收達4.02億元,同比增長37.66%,凈利潤7812.72萬元,同比增長23.05%。深交所上市首日,冠中生態市值為55億元,目前市值在20億左右。

正如Spencer所言,這三家青島公司的共同點在于,業績相對穩定,且能持續盈利。但上市后市值一般在幾十億元左右,和動輒百億、千億市值的新經濟公司相比,自然是不夠“性感”。

觀察背后的投資機構,可以發現,這是一場青島本地投資機構的集體狂歡。雖然其中也有深創投、九鼎投資這種老牌人民幣基金的身影,但總體而言,這些項目背后是青松資本、海創匯、巨峰科創、青島國信、魯信創投等本地機構在扎堆,DFJ德豐杰中國基金、清控科創、勁邦資本和常春藤資本等機構也都在青島設有分支機構。

可以這么說,過去多年,青島創業公司的紅利更多被本地資本吃到了;也可以說,青島企業的增長紅利,頭部基金們此前是錯過了。

02

情況正在發生變化。

青島也在變化,頭部基金、一線VC的基金幣種、策略、邊界也在逐步調整。

2019年,青島提出把“雙招雙引”作為“一把手工程”,通過國際要素大量引入并與青島既有要素優化重組,釋放青島開放發展的強勁活力,明確提出了“學深圳,趕深圳”的目標后,青島旨在打造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的新的重要戰略支點,“投資青島,就是投資國家戰略”。

在此背景下,2019年,青島提出打造青島全球創投風投中心,市場活躍度進一步提升。

在募資上,2021年青島新募基金數458支,同比增長137.3%,募集金額926.16億元,同比增長71.6%億元,平均單支基金規模2億元,投早投小趨勢明顯。

在投資上,截至2021年末,青島市接受股權創投類私募基金在投項目共計1360個,在投規模1037億元,超半數集中在四新經濟領域。

在退出上,2021年青島地區共涉及到80筆退出案例,其中IPO退出方式的有70起。從上市掛牌情況看,2021年,青島市新增境內外上市公司15家,創歷史最高紀錄。

在此風潮之下,更多本地之外的機構開始投資青島。2019年,青島設立500億規模的青島科創母基金,從2020年2月完成備案登記算起,已經正式運營兩年有余。科創母基金在四大領域設立了多支子基金,同創偉業、梅花創投等VC已經入局。

具體來看,在工業互聯網賽道,設立了同創偉業工業智聯基金、海爾創投海創智聯工業互聯網基金、梧桐樹工業互聯網基金等;新基建賽道設立了梅花創投科技基金、元禾原點科技基金等;先進制造賽道設立藍區半導體基金、青島瀛創科技基金、青島中以高創基金等;生命科學賽道設立了石藥仙瞳新藥基金、中金上元基金、建信資本醫療基金、馬焦雷醫療基金等。

目前,已落地的子基金完成了對靖帆新材、卡奧斯、鰭源科技、核芯互聯等一批本地企業的投資,并引入了虎視傳媒、全球捷運、予信科技等企業落地青島。

鞏固原有優勢產業之外,青島也在大力發展新經濟。2022青島·全球創投風投大會上發布的《青島最具投資潛力企業名錄》共收錄156家企業,均為創新技術驅動型企業,以A輪及A輪前為主,主要布局“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集成電路”、“醫療健康”等當前投資熱門賽道。另外,華為、騰訊、阿里等產業巨頭紛紛在青島布局。

文章開頭提到的以薩技術、雷神科技、沃隆食品等都是青島新興的創業公司。

其中,以薩技術正是青島通過資本撬動吸引新經濟企業落戶的代表。這家公司深耕人工智能的一個細分領域——城市云腦建設和智慧城市運營與管理,已經為公安部、國家信息中心及北京、天津、上海、廣州等直轄市和國家中心城市以及全國20多個省級、1200多個市縣區政府單位和公安機關,搭建了大數據深度應用平臺。創始人李凡平畢業于山東科技大學,去年5月將總部從北京遷入青島,同步開啟了上市之路。

以薩技術的投資者眾多,其中不乏深投控、松禾創智、安元基金等國內一線機構,但青松創投、齊魯前海創投、海發數科、海洋新動能、山東陸海港城等青島本地機構仍然占據了大部分席位。

同樣地,在集成電路方面,今年5月,內地第一家CIDM模式的企業芯恩(青島)集成電路項目完成B輪融資,青島興橙集電股權投資投了28.55億元,持股比例57.1%,成為芯恩的最大股東。

當創投生態日趨優化,深耕青島的本土創投機構進一步崛起。在梳理資料的過程中,我注意到,一家叫“青松資本”的機構出現在了多個項目的融資列表上。

成立于2014年的青松資本管理基金規模近100億元,目前管理基金48只。青松資本董事隋曉曾在2021年公開透露,被投企業中預計有10余家企業申報IPO,未來3年內將沖擊50家報會企業。這其中包括豪江智能、盤古智能、靖帆科技,歐特美、青禾草坪、以薩技術和中加特7家青島企業。

“整體來看,青島的這波聲勢是做起來了,但只看數字其實意義不太大,還要看有哪些機構和企業真正跑了出來。”Spencer這樣評價道。

誰將從這片嶄新的創業熱土吃到最多的紅利?過去錯失了青島項目的人民幣基金如今會迎頭趕上嗎?

“看看青島能不能跑出自己的‘深創投’吧。”Spencer說。

(應采訪對象要求,Spencer為化名)

本文為聯商網經投中網授權轉載,版權歸投中網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人妻别类制服少妇中文字幕,人人人妻人人人妻人人人,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