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18個月承諾未完成,國美黃光裕罕見低頭

來源: 聯商網 林平 2022-08-20 13:43

出品/聯商網

撰文/林平

“用18個月時間恢復原有市場地位”,如今期限已至,國美董事局主席黃光裕并未交出及格答卷。

8月19日,國美零售發布公告稱,上市公司將于8月22日正式復牌,同時國美零售宣布計劃通過重組業務板塊,優化資產結構,實現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

公告顯示,國美零售將以垂類模式,專注聚焦家用電器及消費電子產品零售作為公司主營業務,形成以展(線下精品體驗)、銷(線上線下全渠道自營+共享型供應鏈)、家庭電子類產品一體化解決方案、泛家電延伸產品及增值服務(送裝、售后、延保、付費會員經營等)等五類主要盈利模式。

而其他非關聯或虧損業務將予以剝離,并逐步減少對真快樂等費用較大業務的投入。國美還將通過關撤低效門店、開大店好店、拓展加盟門店,優化全國門店網絡布局。

同時,在不攤薄中小股東權益和不增加上市公司現金壓力的前提下,國美以大幅度優惠的價格將國美商都、湘江玖號兩處物業產權注入上市公司。

此外,國美還將安迅物流部份股權注入上市公司,以進一步專業化地做好售前售中售后全服務閉環及增值服務的盈利能力。

據悉,國美零售重組業務板塊后,將在更聚焦核心主業的同時,大幅度優化上市公司資產充足率、增加融資能力。

與此同時,黃光裕發布《致國美朋友們的一封信》詳細說明了重組原因、業務面臨困難情況以及未來三年戰略目標等。

國美進入暫時蟄伏期

“力爭用未來18個月的時間,使企業恢復原有的市場地位”。國美創始人黃光裕出獄后,在去年2月發出的宣言還言猶在耳,但如今已經“言敗”。

黃光裕在信中坦言,對于執行困難預料不足,加之疫情長時間干擾,導致現實與這一目標有一定差距。他承認,自己并未交出及格答卷。并表示接受外界的質疑與批評。

“于國美而言,我們需要面對現實,直面生存。”黃光裕稱。

據了解,18個月以來,國美圍繞的“家·生活”戰略從第一階段進入第二階段,線下嘗試新模式店、線上共享共建供應鏈平臺、以娛樂化營銷打法發展電商平臺。但黃光裕坦陳,相比于未能實現的18個月既定目標,這些成績和進展顯得遜色。

“三年來,實體經濟、線下零售業服務業確實遭遇了嚴峻的沖擊和挑戰。國美如今的短期戰略調整乃至壓力,是在自身、疫情等諸多因素影響下的結果。”黃光裕表示,當下國美已經進入暫時性的蟄伏期。面對當下的國美,公司將進一步聚焦主業,剝離與主業不相關與虧損業務,并注入優質資產,以提升盈利能力。

黃光裕稱:“這個時間點還在困境中堅持堅守的企業,很多不是因為經營性問題,多半是疫情等不可抗力帶來的短期沖擊。”他呼吁,期望國家政府部門能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多給企業一些財稅政策支持;銀行金融機構能進一步放寬融資條件,多給企業一些時間與空間,助企業渡難關;讓碰到非經營性問題而遭遇短期困難的企業,能夠不因此而倒下,走得更遠更好,為社會做更多貢獻。

雖然“18個月恢復原有市場地位”計劃未完成,但黃光裕又許下了新的“三年之約”。內部信中,黃光裕提出了實現“1+1+1”的三年戰略發展目標:在2023年實現較高盈利并達到以往較高水平,2024年達到歷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顯超越歷史最好水平。

此前被傳欠薪、欠款和裁員

今年7月,有市場傳聞稱,國美真快樂部門拖欠員工2個月工資,斷繳社保公積金。對于欠薪,國美HR給出的理由是“各產業公司經營自閉環,薪資發放陸續進行中。”

據悉,國美內部已強制調整員工的薪酬比例,從原本合同上簽訂的20%績效、80%基礎工資,調整到40%績效、60%基礎工資。且無論員工是否同意強制推行,無端扣除員工工資績效。

此外,國美互聯網家裝公司打扮家也被曝出拖欠貨款、裁員降薪,全線業務暫停。創始人崔健、CEO高非于7月正式離職,由黃光裕任命的新CEO孫浩不久前到崗。

4月份以來,國美總部被曝裁員40%,旗下7個子公司中,國美零售、真快樂APP、打扮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員;供應商合作也頻出問題,美的濟南分部拒絕供貨、惠而浦的8000萬債務履約問題。

對此,國美回應稱,今年以來,整個社會經濟環境遭受疫情沖擊,打扮家公司主營的家裝行業受疫情影響極大,企業營收因此遭受較大沖擊,因此,打扮家公司員工薪資的確受到一定程度影響,部分員工情緒波動。

而打扮家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以及CEO也分別因身體、家庭等個人原因離職,造成該公司管理層調整變動,導致其戰略推進、業務發展、經營營收在一定層面受限。

國美持續不斷地裁員降薪、停發工資、斷繳社保、拖欠貨款等,與多年連續虧損困境不無關系。財報顯示,近五年來,國美虧損累計已達到193億元,2021年國美虧損高達44億元。由于現金流在不斷減少,國美的欠款償還壓力越來越大。截至2021年底,國美零售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人民幣43.78億元,相比去年的95.97億元,減少52.19億元。

“三年之約”能如期實現嗎?

國美的新目標之一是在2023年實現較高盈利并達到以往較高水平,但如今其仍陷在虧損的泥淖之中。

公告中,國美表示將不再對真快樂項目進行過多投入,這也意味著國美電商未來將采取保守策略,內部權重或進一步下調。

據了解,此前為了實現黃光裕“18個月恢復原有市場地位”的戰略目標,國美把重心都傾斜到了國美真快樂APP上。

據國美內部人透露,國美真快樂APP目標是2年內實現4000億元GMV,預計在2022年達到2000億GMV。國美打扮家也對外宣布,2024年平臺商家成交額要達到5000億元。

為了實現目標,黃光裕也通宵達旦,每天工作到凌晨2點。但在理想與現實的巨大溝壑之下,目標似乎越來越遠。

賽迪研究院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中國家電市場報告》顯示,家電市場零售商占比份額最高的平臺是京東,占比達31.21%, 蘇寧占比18.87%,而國美的份額僅有5.12%。

國美披露的2021年數據顯示,真快樂APP年訪問量4.4億,月度活躍用戶穩定在5000萬以上,年活躍買家1683萬,GMV同比增長108.4%。在體量規模上,國美已經難撼頭部友商地位。

今年以來,國美打造一攬子全場景的娛樂路線,將真快樂APP提供的賽場、秀場和娛樂場三大場景貫穿到線下,此外還有內容分享社區、短視頻直播、賽事榜單、電商購物平臺等多個板塊集合。如今,國美已經沒有足夠的資金來實現戰略重返。

如今的國美,正處于一個非常艱難的尷尬境地。7月21日,國美零售股票停牌。在停牌前一日,國美零售收盤報0.29港元/股,大跌7.94%,處于上市以來最低水平。市值僅有103.6億港元,距離跌破百億大關只有一步之遙。

去年2月黃光裕獲釋后,國美零售股價曾短暫上漲到2.55港元。不過國美零售股價隨后一路傾瀉,不到一年半時間暴跌近89%,市值蒸發806億港元。持股約60%的黃光裕和其一致行動人,也同樣失去了484億港元身家。

早在2008年,國美的營收就已達到459億元,是阿里的40倍,京東的120倍。

2003年初,國美率先上線網上商城。2006年,國美開始大規模涉足電商領域,這比蘇寧提前了3年。但隨著黃光裕身陷囹圄、內部股控權之爭加劇,國美的電商之路發展擱淺。

在平息控股權之爭后,2011年國美重新開始擴張戰略。2012年,國美斥資1200萬元收購庫巴網,開始進行電商布局。不過,在2013年的電商大戰中,由于正處于收購磨合期,國美應對不足。彼時,電商市場格局已發生變化,除了要應對蘇寧外,國美的對手還有京東。2017年,京東已占到全渠道份額的26.5%,國美占比僅為6.2%,居第四位。

自2016年起,國美零售開始進行艱難轉型,不過戰略反復。2017年,國美推出“6+1”戰略,“6”是用戶為王、平臺為王、產品為王、服務為王、分享為王、體驗為王,“1”是指線上與線下融合為用戶帶來全新服務體驗。

2017年國美提出“家·生活”概念,試圖完成從家電賣場向集“家電+家居+家裝”為一體的服務商轉型,瞄準10萬億級的泛家居市場,不過,家居后市場的標準化一直是行業難題,難以有效解決。

2018年,國美零售提出“共享零售”模式,宣布從傳統電器向家居、家裝、家服務、百貨、金融等多個領域縱深。所謂共享零售是指利用“社交+商務+利益共享”玩法,以GOME APP為載體,實現零售各環節打通。不過這些轉型無論是從財報還是從消費者認知度來說,效果都不太明顯。

國美曾在2015年實現12億的短暫盈利,但隨后陷入虧損狀態。2019年,國美歸母凈利潤虧損達25.9億元,雖然同比虧損幅度有所收窄,但過去三年合計近80億元的巨虧,已然吞噬了2010年以來國美的全部利潤。國美2019年營收只有594.83億元,而在2011年國美的營收就達598.21億元。

十多年時間過去了,國美仍在原地踏步。市場環境和時代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留給國美的空間越來越小。在黃光裕治下,它的未來又在何方?

在剝離虧損業務、關撤低效門店,回歸主業后,國美究竟能否如愿完成新目標?

時代和企業留下的問題,都在等待著黃光裕一個一個去解答。

附:黃光裕《致國美朋友們的一封信》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人妻别类制服少妇中文字幕,人人人妻人人人妻人人人,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