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良品鋪子與三只松鼠會合并嗎?

來源: 牛刀財經 李登華 2022-08-29 15:10

三只松鼠3

零食行業的利潤都是卷沒的。

查看零食行業的財報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三只松鼠上半年營收41億元,歸母凈利潤0.8億元,扣非后0.2億元;良品鋪子上半年營收49億元,歸母凈利潤1.9億元,扣非后1.28億元。

而三只松鼠期內的營銷費用高達9.5億元,良品鋪子的營銷費用為9億元。

如果能夠省下來一半的營銷費用,那么這兩家企業的財務數據會好看很多。

與此同時,零售行業早就沒有了想象空間。生產都是代工、品類相似,連新方向都是兒童零食等,三只松鼠股東不斷被股東減持,高瓴也在“拋棄”良品鋪子,對于兩家企業來說,合并反倒是不錯的選擇。

要知道,通過合并的方式來減少競爭成本,穩固市場地位,是過去幾年互聯網行業的常態,隨著資本市場恢復理性,一些公司很難拿到新的資金繼續投入競爭,合并趨勢還將繼續。

打開2022年中財報,三只松鼠的財務數據充斥著“-”這個符號。

除了業績削減,股價走勢圖在過去半年也是刺眼的綠色。

這半年,三只松鼠高光不再,紛至沓來的是食安投訴、市場震驚、輿論嘩然。

三只松鼠難過“食安關”已經是老生常談,而今還沒解決這個問題,又深陷行業同質化競爭的囹圄。

零食行業雖然廣闊,但各品牌集中度不高,產品同質化嚴重。且疫情影響下,渠道建設也進了死胡同——線上難掙紅利,線下關門歇業。

這個昔日的互聯網堅果大王,真的卷不動了。

猶記得,三年前在深交所敲鐘的三只松鼠,被資本市場熱捧到89.95元/股的高位,這是它唯一的高光時刻。

而三只松鼠的“第一撲”也是在資本市場實現——自從2020年5月股價攀上歷史最高位之后,兩年來斷崖式跳水,從如今每股20.37元,總市值81.68億元來看,其股價跌掉約77%,市值蒸發近280億元。

可以說,三只松鼠上市折騰三年,又跌回了原點。

過去至少還能用亮眼財報粉飾一番,近半年無論是股價還是業績,三只松鼠都找不到半片遮羞布。

2022年中報顯示,三只松鼠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41.1億元(同比-21.8%),歸母凈利潤0.8億元(同比-76.7%),扣非歸母凈利潤0.2億元(同比-90.8%)。

其中第二季度,公司營收10.3億元(同比-35.5%),歸母凈利潤-0.8億元(同比-316%),扣非歸母凈利潤-0.9億元(同比-566%)。

作為對比,其2021年中報以上三項數據分別做到了0.17%、87.32%、72.1%的正向增長,反差巨大。

從有減無增的財報數據來看,三只松鼠完美呈現了業績“第二撲”。

關于這份糟糕的成績單,三只松鼠解釋稱:線上流量下滑、銷售受疫情影響、原料及運輸成本上漲的大環境下,公司主動調整渠道結構、集中結算品牌推廣費用,導致收入和利潤階段性承壓較為明顯。

那么,增速放緩乃至倒退是零食行業普遍現象嗎?

答案是否定的。根據良品鋪子2022年中報數據,H1實現營收10.72%、歸母凈利潤0.67%的雙增,來伊份的2021年年報和2022年一季報也在營收、歸母凈利潤、扣非歸母凈利潤全線飄紅。

所以三只松鼠下滑的原因,不能簡單推卸給疫情、原料等大環境。

這家企業有很多謎之操作,如利潤減少的當下,仍不愿收緊費用端。中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加強了央視、分眾傳媒等媒介的松鼠品牌費用投入,銷售費率23.2%、同比增加2.1個百分點,管理費用則因為股權激勵費用計提,費率同增加1個百分點至3.8%。

還有三只松鼠那糟糕的現金流,一直在出血。

公司上半年經營現金流入金額有46億,而流出金額卻超過了43億,幾乎沒有什么留存。不僅如此,三只松鼠還用這2.95億的經營凈額去填補投資窟窿:上半年,其投資活動和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07億元和-2.58億元,哪里填得上呢?

賺來的錢不僅要填投資缺口,還要償還債務。中報顯示,上半年三只松鼠光還債就用掉了3億元。這導致三只松鼠的現金儲備急速減少,2022年H1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為2.38億元,此數字在2020年年底是11.1億元,在2021年年底是4.08億元,如果按照這個速度,現金很快就會枯竭。

也就是說,三只松鼠集齊了股價、業績、資金的“三連撲”。

在這緊要關頭,能夠為三只松鼠造血的只有融資渠道了。但其資本老友不僅沒有雪中送炭,還在不停地減持。

今年以來,三只松鼠就已經發布了6份關于股東減持的公告。

將時間拉長到2020年Q3至今年Q1,三只松鼠第二大股東NICE GROWTH LIMITED及其一致行動人GAO ZHENG CAPITAL LIMITED,和第三大股東LT GROWTH INVESTMENT IX (HK) LIMITED的持股比例已經分別從23.56%、15.48%,減少至15.33%、14.38%。

7月29日,三只松鼠又發布了一份股東減持的預披露公告,二股東擬減持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6%。

減持公告后不久的8月20日,三只松鼠發布回購股份方案的公告,打算用4000萬至7000萬元回購公司股份,以挽救長期低迷的股價。

除此之外,創始人章燎原還在今年做了兩次合計1166萬股的股權質押,這被視為補充資金的動作。

其實似乎很難扶正后市信心,因為從二股東三股東減持頻率來看,曾經財報尚佳時,它們就沒有停止撤離的腳步,遑論今年大跳水。

最核心的線上收入大幅下跌是因為傳統電商紅利罄盡了。

分渠道來看,上半年公司線上收入30.1億元、同比-16.8%,線下渠道收入10.7 億元、同比-31.8%。

魔鏡數據顯示,2022年6月京東食品飲料行業線上銷售額為45.2億元,同比下降16.0%;2022年6月阿里系休閑食品行業線上銷售額達51.1億元,同比下降28.6%。

當下的線上平臺流量分化更加顯著,快手、抖音、拼多多都在蠶食流量。這一點在三只松鼠身上尤為明顯,上半年營收占比10%以上平臺中,天貓系和京東系收入分別同比下降25.56%、21.64%。

而就當三只松鼠在保線上、拓線下的兩難中選擇了后者,線下門店的物流和客流致命一擊。

上半年,其投食店收入3.39億元,同比-36.87%,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門店數量為8家,凈減少55家;聯盟店收入2.98億元,同比-17.91%,門店數量凈減少 145家至780家;新分銷渠道收入4.32億元,同比-31.65%。

不過牛刀財經認為,零食行業最大的問題是同質化競爭,若不解決這一點,光強調渠道占領也還是不足夠的。

相反,如果三只松鼠能夠真正地走出內卷,財務上那些令人頭痛的數字都會被轉化。

那么,未來零食的差異化到底體現在哪里?

當然不是指鉆研出某種口感最好的產品,如果一味固守于肉脯、堅果的買賣,可能還沒做出打敗全市場的產品,就先被市場淘汰了。

在這個商品過剩,信息差幾乎被抹平的時代,消費者對于零食是不夠忠誠的。主導消費者意識的將是企業自身,是要讓品牌的價值觀、新技術推銷出去。

譬如說,開辟某條新賽道,這已經被三只松鼠當做最后的“救命稻草”。

三只松鼠曾經孵化了4個子品牌,涵蓋方便速食品、嬰童食品、寵物食品以及禮品。現在,只剩嬰童食品“小鹿藍藍”還能體現于財報中——2021年報告期內,小鹿藍藍全渠道銷售額超5.5億元。

嬰童食品的確是不錯的增長點。據第三方數據平臺QYResearch表示,2021-2027年中國這一市場復合增長率將達到(CAGR)7.96%,2027年市場規模預計為944.28億元人民幣。

零防腐劑、零色素、零香精……這些健康、營養的賣點都可以作為企業的差異化牌。實際上,不僅僅是開拓某種新品類,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甚至是生產關系,都可以毀滅競爭對手。

就像實體店沒有在互相的傾軋中消耗完全,而是敗于電商——不能實現價值升維的品牌,只有眼巴巴地看著自己被殘忍分食。

零食這個行業的“錢景”一直都是敞開的,今年市場規模將突破1.5萬億元。

那些“難過冬”的三只松鼠們,真應該好好反省了。

本文為聯商網經牛刀財經授權轉載,版權歸牛刀財經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人妻别类制服少妇中文字幕,人人人妻人人人妻人人人,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