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年輕人假期搞錢上癮:當伴娘每場400,喂貓一周賺5000

來源: 深燃 吳嬌穎 2022-10-02 14:15

來源/深燃 

作者/吳嬌穎

編輯/金玙璠

國慶七天假,準備怎么過?

一大批年輕人,不出門旅行、不在家躺平、不聚會社交,一心搞錢。

有的年輕人“賣服務”,抓住節假日的生意旺季,瘋狂營業。

比如,主人出門旅行,“留守”貓咪需要喂糧鏟屎,有人上門服務,整個假期早早被約滿,一周收入幾千不是夢。假期辦婚禮,但伴娘湊不齊,有人“出租”自己當伴娘,每場三四百,演到你流淚。

也有的年輕人“賣技能”,主動放棄假期休息,將副業進行到底。

比如,住在海邊不躺平,一天接50單代寫祝福,在沙灘上從早寫到晚,賺得不多,但勤勞致富。北漂白領休假七天,四天回老家擺酒辦婚禮,三天趕回大都市當游泳私教。

還有的年輕人“賣作品”,不是非得賺錢,要的就是參與感。

比如,去熱鬧的市集擺攤,賣自己的手工制品,還沒營業先搭進去上千入場費,不怕虧本,更怕作品不被喜歡;在城市的街邊賣咖啡,一天可能賣不到10杯,沒關系,自由浪漫的生活體驗才最動人。

但搞錢的人多了,過去那些小眾、新鮮、不為人知的搞錢秘訣,現在不再稀奇,客源、利潤自然要打折扣,市場價也越來越低。

年輕人假期搞錢,是真的卷起來了。

賣服務:

“假扮”伴娘一場四百,

上門喂貓一周五千

國慶長假是舉辦婚禮的高峰期,婚禮上,伴郎伴娘往往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但這兩年,因為疫情,經常有原定的伴娘臨時無法到場,也有一些新人不想麻煩同學朋友,因此,租伴娘的生意逐漸火爆。

從9月初開始,閑魚上就出現了許多“國慶假期兼職伴娘”的內容,“賣家”來自全國各地。根據地區、路程和時長不同,一般收取費用200元-500元不等。

來自洛陽的珍妮,這個國慶假期已經接了四單,每場收費300元,除了一單是朋友介紹,其他人都是通過閑魚找到她的。

寧波的帥帥,國慶也要去三場婚禮當伴娘,每場收費400元。她其實有些“社恐”,但為了賺錢,“豁出去了,反正沒人認識我”。

出租伴娘的自我介紹 來源 / 閑魚

伴娘的角色并不好當,需要體力、情商雙在線,有眼力見。但好處是,日薪高、現結,“還能吃免費的大餐”。

珍妮說,比如,凌晨五六點,就要去新娘家陪著化妝,一直“工作”到下午婚禮結束。為了讓新娘覺得“有溫度”,婚禮前也會抽空和新人見面,彩排、對流程,設計接親游戲。她還有個加分項,“可以接手捧花發言,祝福語準備得很充分。”

一般她們都會心照不宣,自我定位為新娘的朋友。但婚禮現場,也可能出現意外。有一次,帥帥就猝不及防地被新娘媽媽問起與新娘的共同經歷,她小小地慌了一下,隨后開始現場編故事。

除了賺錢,有緣分的話,她們也可能收獲意外的友情。“或許是新婚前夜感慨萬千,有一次,新娘想讓我頭天晚上過去陪她,講了很多她的故事,我們性格挺合得來,現在還會約飯聚會。”珍妮說。

珍妮的媽媽其實挺介意她當“出租伴娘”的,“據說伴娘當了三次以上就嫁不出去了。”但她自己不這么想,“我在學鋼琴,上班存的工資報了學習班,現在就想兼職賺錢,給自己買一臺鋼琴。”

長假期間,另一項年輕人買單的剛需業務,是上門喂貓。

今年國慶假期,北京女孩“貓爺seven”承擔了20只貓咪的喂養重任。

去年9月底,她入駐某第三方平臺成為一名“寵托師”,利用空閑時間接單,給主人出門在外的“留守”貓咪提供上門服務,比如喂食換水、清潔餐具、更換貓砂、陪玩;有需要的話,還可以剪指甲、剃腳毛、清潔眼睛和耳朵、喂藥。

節假日是她的接單高峰期。今年春節期間,她最多一天上門服務了12家,有一天早上10點出門晚上11點才回來,大年三十也工作到晚上7點多。這個假期也被安排得滿滿當當,訂單最多的一天,要上門7家。

每次上門服務的時間,不低于半小時,更多的時間要花在路上,路程遠、節假日收費就要更高一些。春節期間,她的收入有近8000元,接近全年的一半;國慶假期一周,她預計能賺到5000元左右。

貓爺會給上門服務的貓咪拍照發給主人 來源 / @朝陽上門鏟屎喵-貓爺seven

很多人以為喂貓遛狗門檻低、耗時少又賺得多,“好像是個人就能搞定”。也因此,市場上逐漸出現了一些低價甚至免費的上門服務,還經常被曝出忘記關門、亂動主人家東西、喂養不到位等亂象。

貓爺對此很不理解,“如果只是為了擼貓,那可以去貓咖。不想花錢,可以去寵物醫院當義工、去領養平臺做志愿者,再不濟可以去喂流浪貓。換位思考,如果我家貓咪需要喂養,對那些低價甚至免費服務的,我會對他們的目的和能力存疑。”

在她看來,一名被客戶信賴的寵托師,需要足夠的經驗、耐心和細心,更要對貓咪真正有愛。

每次上門喂貓,貓爺都會自備口罩、腳套、一次性pv手套、垃圾袋等工具,并全程錄像;服務結束后,還要過一遍全屋狀態,看看貓糧、水碗、貓砂盆是否裝滿,門窗有沒有關好,確保貓咪安全。“一開始我也出現過疏漏,還好及時補救了,這些都是過去一年積累下來的經驗。”

現在,她還會把上門服務的過程剪成vlog,既是記錄,也算是開發出一項新技能。

除了賺錢,這份副業最讓她開心的,就是遇到了很多可愛的貓咪和貓友,“每次上門能被貓咪喜歡,甚至怕生的貓咪也愿意親近,都會很有成就感。”

賣技能:

海邊代寫、游泳私教,

幾十元一單賺辛苦錢

也有一些年輕人,計劃抓住假期的好機會,讓技能充分變現。

今年國慶假期,燕子和老公準備回老家補辦一場婚禮酒席,加上來回路程一共四天,剩下三天,她都給自己排滿了游泳私教課。

這是她最近剛開始嘗試的一份副業,每次只要在社交平臺發布一則簡單的教學資訊,包括時間、地點、內容和費用,就有許多人來找她報名。

作為女生,她的教學對象也僅限于成年女性,每次教學1小時,采取一對二或三的形式,每人每次38元。這要比一些健身房或健身機構提供的游泳私教課便宜得多。

燕子發現,很多初學者對教學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學會游泳就行”,并不是非要找專業又昂貴的私教學習。“相比之下,我更像是沒有距離感的朋友,不知不覺可能就學會了,更何況學費還這么便宜。”

國慶三天空閑時間,她已經接了20單預約,預計收入800元左右。“雖然錢不是很多,但我很喜歡教人游泳,既能自己鍛煉身體,還能拓展社交圈,聽各行各業的人吐槽其實挺有意思的。”

燕子發現,最近社交平臺上出現了越來越多像她一樣的私教,但很多都是團隊運營,有人專門接單、有人負責教學,價格也很卷。

她目前沒有漲價的打算,但也在盤算國慶假期后,拉上同樣愛好游泳的朋友來組團教學,“更正經地搞錢”。

還有一些年輕人搞錢的技能不算獨特,變現性價比低,只能靠“勤勞致富”。

前不久,小漁無意中在社交平臺發現,有人在海邊沙灘上代寫定制祝福,再拍成照片或視頻賣給買家,每單幾元到幾十元不等,生意非常好。

巧的是,她就住在海南文昌一個離海邊不到500米的小區,“本來是來創業的,一來就遇到疫情,業務沒法開展,正好每天去海邊寫寫字,賺點伙食費。”

海邊日出時代寫的生日祝福 受訪者供圖

小漁字寫得好看,還會畫一些可愛的小圖案,一開始她定價很低,照片3元一張、視頻加5元,但社交平臺上并沒有什么人來詢價,每天最多能賺一杯奶茶錢。

直到有一天,一個高中生找到她,稱自己可以接單、小漁負責代寫,分工合作、收入分成。

小漁想,這既解決了自己的客源問題,又能減少溝通成本,欣然答應。她以每張照片4元的價格賣給對方,對方加價1-2元賣給買家,“那段時間幾乎每天寫60單,能賺200塊錢。”

后來,又有一個更小的初中生找上門來,也表示可以接單,“這個小朋友更厲害,一天能給我接100單,我得從下午2點寫到晚上7點,直到體力到達極限,膝蓋都彎不下去了。”

小漁這才發現,“海邊代寫”在學生圈子里很流行,許多讓她代寫的內容,要么是送給同學的祝福,要么是對偶像的表白。

后來,等社交賬號積累了一些流量后,小漁決定自己接單,還購置了玫瑰花、仙女棒等道具,用來擺拍加分。根據文字、圖案復雜程度,照片或視頻拍攝需求不同,價格從7元到35元不等。

營業一個月以來,小漁僅利用空閑時間偶爾接單,就賺了約有5000多元。據她估算,國慶假期,滿打滿算每天能接50單,按平均每單20元算,一周最多能賺7000元。

但她覺得自己可能做不到日日接單,因為這賺的實在是“辛苦錢”。

“為了圖片好看,寫字的位置要盡量離海水近,但漲潮時很容易被浪沖掉,根本沒有修改的可能,不得不重寫,有時候要寫10遍才能成功。再加上海南天氣還很熱,一天下來身體真扛不住。”

而且,小漁還經常被人盜圖,拿去賣錢或引流,“這個圈子雖然相對小眾,但門檻低、市場亂,價格也很卷。”更重要的是,它可能只是年輕人里流行的一陣風,風一過生意就沒了。

不過,這次意外的“搞錢”機會,也給了她一些新的啟發。“我家在青島,等冬天回去,還可以開發雪地代寫的業務,值得一試。”

賣作品:

手作擺攤、后備箱咖啡,

是生意更是興趣

今年夏天最火的夜間生意——市集擺攤,也流行到了國慶假期。

與其他穩賺不賠的兼職副業相比,擺攤賣貨,可能是年輕人的搞錢大計里,為數不多需要背負資金成本且盈虧待定的生意。

長假期間,來自佛山的手作店主魚蛋,就準備在佛山禪城的嶺南站“咩東東夏日市集”連續擺攤8天,還沒開始營業,攤位費先交了1200元。

她要售賣的是自己原創設計的手作飾品,包括手鏈、項鏈、戒指、發夾等。這些手工制品耗時長、用材貴,價格也不便宜,“其中的手縫系列,每款都是一針一線串上去的,串錯一步都得重來,從設計到制作用時1小時起,時間成本很高,材料費也要80-100元,所以售價160元起。”

也因此,她的手工作品很依賴市集的環境、布置和氛圍感,因為稍有不慎就會被不了解手作的人誤認為是廉價地攤貨,認為不值,只有精心布置的市集,才能精準吸引顧客停下腳步認真了解并購買。

魚蛋精心布置的市集攤位 來源 / @一粒魚蛋手作

在此前的幾次擺攤經歷中,她發現,雖然大家都在說“消費降級”,但審美能力都在提高,也依然有很多人更愿意為有趣、小眾、獨一無二的東西買單。

“七夕出攤,一晚上就破千了,對我這種新手攤主來說,真的很驚喜。但這次市集上手作大神很多,場地也是第一次來,有點擔心賣不出去。”魚蛋說,9月30日第一晚,賣出了480多元,還是在突然下大雨的情況下,“對之后幾天更有信心了。”

對她來說,賺錢也不是擺攤的唯一目的,雖然家里還囤著上萬元的材料和不少成品。

比起對囤貨積壓或者虧損的擔憂,她更想通過與顧客的交流,看看自己產品設計的受眾范圍和客戶喜愛度。“我的夢想,就是未來能在老城區開一家實體的手工飾品店。”

在大大小小的市集上,必不可少的存在,當屬“后備箱咖啡”。

今年夏天,年輕人的移動咖啡車,風靡城市的大街小巷。咖啡本身是個高毛利行業,咖啡車刨去了門店高額的租金、裝修、水電等成本,出品有新鮮感,深受年輕人歡迎,似乎是一門成本低、利潤高的好生意。

但從多位咖啡車攤主的反饋來看,咖啡車要想賺錢,要嚴格計算成本收益,也要時時考量出攤時間地點,還要把關出品質量、設計攤位特色,要操的心,不比開店少。

而這又不符合他們很多人做咖啡車的初衷。相比賺錢,這其實更像是年輕人的一次興趣人生實驗。

今年6月中旬起,上海“pinko cafe”主理人Jin,每周都會開著他改裝的咖啡車,出現在上海街頭,時間、地點都很隨機。

他很少參與集市,更喜歡在街邊“野擺”。“因為我們的咖啡車裝扮是海島風,更隨性肆意,也更追求自由不約束的環境。”

海島風的“pinko cafe”咖啡車 受訪者供圖

據Jin介紹,改裝一臺咖啡車低成本并不高,主要是移動電源花了約4500元,咖啡機是家用的,裝飾是自己手作的,但為了保證品質,杯具和咖啡豆還得精心挑選。

他日常售賣的,除了傳統美式和拿鐵,還有自己發明的好玩有趣的咖啡飲品,比如花生拿鐵,花生是自己種的,花生醬也是親手做的,售價25元一杯,每杯毛利有十幾塊錢。

對他來說,每次出攤能賣出10杯,就很開心了。“主要還是因為沒想靠這個賺錢,而是想有一些新的生活體驗,結識更多有趣的人。”

假期一到,晚上出門溜達的人多了起來。Jin準備集中在晚上出攤“野擺”,地點是上海年輕人聚集的“巨富長”一帶。國慶過后,他就要帶著咖啡車自駕去海南,在海邊生活一段日子,“海邊是我們最向往的擺攤地點。”

年輕人假期搞錢,越來越卷了

像春節、五一、七夕一樣,這個十一假期,年輕人依然不想放過任何一個本職工作之外搞錢的好時機。

但曾經那些日入幾千、一周賺十幾萬,讓人艷羨不已的“暴利”搞錢生意,似乎都消失了。

辛苦七天,賺得幾千,已經是性價比很高的兼職;一天幾百,可以讓人放棄休息、忘記“社恐”;就算一單幾塊錢的“廉價勞動力”,也不缺人手。

更明顯的是,放在以前看起來新鮮、小眾、有門檻的搞錢渠道,如今市場也越來越卷,卷價格、卷資質、卷技能。

在這樣的變化背后,不難發現關于年輕人花錢和賺錢的兩個事實。

一是消費回歸理性,愿意花錢買服務、買溢價、買非剛需產品的人少了,性價比變得很重要;二是副業內卷,單一的收入來源再難帶來安全感,爭做“斜杠青年”,全身技能點滿,才能緩解焦慮。

年輕消費群體的需求不斷變化,有需求就有市場,新職業、新業務、新技能也會不斷涌現。相比賺得多還是少,他們在搞錢這件事上的創新精神,或許更有意思。

當然,有時候,年輕人的追求,也不只是搞錢。

最理想的狀態,是充分挖掘興趣潛力,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能變現,再好不過;賺不到錢,獲得一種新的人生體驗,也算有所得。

本文為聯商網經深燃授權轉載,版權歸深燃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人妻别类制服少妇中文字幕,人人人妻人人人妻人人人,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