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天價”露營,割今年最后一波韭菜

來源: 深燃 金玙璠 2022-10-04 10:05

來源/深燃

撰文/金玙璠

國慶七天玩什么?

許多人想到了露營。像喝秋天的第一杯奶茶一樣,去奔赴秋天的第一場露營。

今年國慶假期,長途旅行“冷”,近郊出游“熱”,露營經濟繼續升溫。高端莊園、高爾夫球場,搖身一變成了營地,景區、酒店、民宿開辟出了一片營地,就連采摘園、農家樂、郊區燒烤,也想蹭一蹭露營的熱度。

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和西安等城市的營地主告訴深燃,十一期間營地生意火爆,基本提早兩周就已全部訂滿,部分營地為了保證客戶體驗,還做了限流。

不過,露營小白和資深玩家的反饋卻澆了一盆涼水:用一個字形容是“貴”,用兩個字形容,是“搶手”,用三個字形容,恐怕就是“割韭菜”了。

一線城市周邊營地的價格,已經堪比高端民宿和星級酒店。不過夜、只能體驗4-6個小時的營地,普遍299元/人起;3人家庭、2天1晚的價格動輒三千元起,有的甚至漲到了近五千元。

還有的營地,在國慶期間只賣“高價票”,也就是適合小白的拎包入住套餐,而針對愛好者的半自助服務和資深玩家的全自助營位,都不賣了。原因顯而易見,前者提供更多服務,可以賺更多的錢。

可是,國慶假期露營的價格漲得有多猛,翻車就有多狠,“價格亂定、服務混亂,沒有運營,只有‘照騙’……”不止一位在十一期間體驗露營地的受訪者表示,感覺自己成了“高端”韭菜,環境和服務都配不上高價,有時候越貴的反而越坑。

2022年以來,一線、新一線城市的露營地可謂雨后春筍般涌現。僅北京一城,到十一前,大大小小的營地至少增加到了500家。露營領域從業者潘小瓜告訴深燃,露營地因為市場需求大,看似爆發式增長、一片紅火,但多數營地都集中在一線城市,競爭激烈,運營能力也參差不齊,平時賺的都是辛苦錢。還有營地主表示,大部分營地的經營狀況一般。

進入十月,大部分地區天氣轉冷,露營季將進入末期,營地主是在抓住今年最后的機會賺一波塊錢嗎?我們看看營地主、露營從業者和資深玩家怎么說。

國慶露營,太太太貴了

2022年國慶長假的露營地,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貴”,用兩個字形容,就是“搶手”。

上海的庭蘭從9月中旬開始尋覓近郊的露營地,問了十多家,不是“沒位置”,就是“價格貴得離譜”。她對深燃總結了露營基地的漲價“套路”。

按人頭收費的,不過夜,普遍299元/人起,限時4-6個小時,會提供一頓簡餐;過夜的,起碼499元/人起,相當于兩個人一頂帳篷就將近千元。

按營位收費的,便宜的一般只含門票,或還帶一頂帳篷,例如,600-800元一個的營位,人數有限制,一般在4人以內;輕奢營位,3人家庭一晚得2000元起步;服務越多價格越高,有的漲到了近五千元。

國慶前夕,北京的老吳在挑選營地時發現,“近郊的露營地,但凡場地稍好一點的,一個家庭的價格普遍漲到了一千五以上”。

為了避開人潮,攝影師、小紅書旅行博主春哥刻意提前到9月30日,進入了北京周邊一處高端營地,不過,他還是低估了露營的熱度和玩家的熱情。“30日當晚,不斷有人進來,國慶第一天,來的人越來越多,而且玩家的帳篷非常卷。”

營地里的餐廳會客廳(上)和各式帳篷(下)

圖源 / 春哥去哪兒

有句老話叫,“沒有花錢的不是”,如果你帶著這句話挑選露營地,心想“過節咱也奢侈一回”,可能就能體會到什么叫“花得越多被坑得越慘”。這也是為什么,多位在國慶期間露營的消費者,提到了共同的三個字,“割韭菜”。

這個十一,西安的孫閱第一次露營,和朋友兩個人“咬咬牙”選了一千多元一晚的營位,結果帳篷房和天幕都發霉了,“而且連個電動充氣床都沒有”。

她實在無法接受這次露營初體驗的住宿條件。“原本是兩天一晚的露營,但我們當晚沒住,連夜‘逃’到了周邊五百一晚的民宿,比營地的住宿條件好太多了。”孫閱說,以后可能還會找機會露營,但不會輕易選過夜的了。

小侯是資深露營玩家,但也難逃被當成“高端”韭菜的命運。國慶前夕,他去了北京一處營地,兩大一小一晚1988元,但實際提供的只有一塊野地、一頂帳篷,不但天幕需要另租,找把凳子坐、喝瓶水,通通都需要另付費,“給人的感覺是收費很亂,不但沒有人情味,而且體驗不到露營的環境,營地里竟然還有水泥籃球場”。

在露營愛好者看來,營地商業化沒關系,但不是說一頂帳篷、一把椅子,幾個人圍坐在一起,就叫露營了。把城市里的現代文明照搬到營地里,并不是露營提倡的接近自然的生活方式。

老吳是近郊休閑派玩家,因為露營時要帶娃,妻子是攝影師、偶爾有拍攝任務,他一直堅持找最好的、更成熟的營地,每次出發前都要做很久的攻略,研究很久的點評。可就算是按照最高標準篩選,老吳還是擁有了豐富的營地“踩坑”經歷,他的經驗是,貴的不一定就好,有時候越貴的反而越坑。

他告訴深燃,有一處營地在國慶期間,光是門票價格就漲了一百多元,進入營地后,里面吃的喝的全都跟著漲,營地還不允許自帶食物,擺明了就是,要么乖乖花錢,要么只能餓著,“這種消費體驗很差勁”。

今年“十一”,老吳放棄了郊區的露營地,計劃找個公園,約上三兩好友席地小聚就好。而小侯跑到了將近兩千公里以外的川西,去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山上扎營。

資深玩家、露營小白,為什么都不滿?

城市周邊開營賺錢的生意,為什么會被質疑是“割韭菜”?

不論是資深玩家還是露營小白,他們都對深燃表示,許多營地在國慶期間漲價,但環境和服務都配不上高價。

營地的漲價情況,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出租的營位漲價了,另一類是靠疊加各類項目漲價,主流的是加入美食類(燒烤、火鍋等)、運動類(飛盤、槳板等)、娛樂類(露天電影、K歌等)這三大類項目。

露營經驗豐富的玩家,普遍更在意環境。自己準備一切裝備、物品的他們,一般選擇只租營位。

從他們的視角看,自己以前可以免費露營的野地,現在不但收費,而且節假日“坐地起價”,其他服務不見增加。

小侯以前總是優先選擇“野營地”,開著車、帶齊裝備,和三五好友鉆進一處風景,徒手建家。那是他們不為外人所知的“妙處”。但近兩年,一個個“妙處”,陸續被圈地劃為商業營地。“只要你有景色美的野地,拍張照片發到社交平臺上,很快,商業就進來了。”小侯說,從今年開春起,就很難在北京周邊找到野營地了。

小侯選擇的商業營地

圖源 / Taylor小侯同學

把目光放回公園綠地,他發現,不少優質草坪也從之前的對外開放,變成承包式的商業營地,進去扎帳要收門票。

而小侯眼里這些“無中生有”、只提供一個營位、“其他什么都不用管”的營地,也難逃漲價。同樣一處營地,他上半年過夜時,營位費是80元,現在漲到了200元,“三個月漲了1.5倍,但沒有新增任何服務,就是跟著行情水漲船高”。

相比資深玩家,小白用戶更看重露營體驗。缺乏戶外經驗的他們,優先選擇拎包入住的便攜式露營。

他們希望在假期感受露營的氛圍,對舒適度有一定預期,也舍得花大價錢,但實際體驗過后會覺得,論住宿條件,不如酒店和民宿,論休閑娛樂,性價比很低。

一番比較和溝通后,庭蘭和朋友最后選了上海周邊一處營地,拎包入住,1299元一晚,“自己攢一套露營裝備也得花不少錢,還要花精力挑選裝備,不妨去體驗一把拎包入駐的營地”。

“商家的照片很美,但實際上,營地里到處是灰和塵土,拎包入住的和自帶帳篷的擠在一起,洗手間臟臭遠,夜里12點營地里還有人唱K、吵到無法入睡……”庭蘭直呼“冤大頭”,“這筆錢我還不如住酒店”。

杭州的方沛因為下手太晚,沒訂到滿意的營地,不過,在10月2日這天,受朋友之邀來到了周邊一處森林營地。他們選擇的是不過夜套餐,一人499元,6個人將近3000元。

到了營地,他們一行人興奮地奔向一片大草坪,結果被工作人員攔住。原來,大草坪上的是輕奢自助露營區(玩家自己搭帳篷),499元價位的,被限定在指定的活動露營區(營地方搭好帳篷的大活動區),“就是一片荒草坪”。

接下來的各種活動,更讓方沛覺得“不值”。“比如,介紹中說是飛盤游戲,實際并沒有人教學,很多人不會玩,體驗就很差”,她對深燃說,“吃喝不好,環境還差,我們權當花3000塊買次‘教訓’了”。

最關鍵的是,方沛覺得花錢也沒感受到該有的露營氛圍。她從資深玩家口中聽到的露營是,在營地里逍遙自得,把時間過慢,“可我們這次露營的感受是走馬觀花、節奏飛快,一會兒一個活動,把幾個小時切分得很細碎”。

定價亂、體驗差,露營旺季問題集中爆發

一面爆滿、一面被詬病“價不配位”的營地生意,其實一定程度說明了,這是門“吃力不討好”的生意。多位露營從業者稱,相比戶外裝備集合店、露營俱樂部,營地生意的難度最被低估,也是最內卷的。

越是國慶長假這樣的露營旺季,往往越是問題集中暴發的時候。“價格亂定、服務混亂,沒有運營,只有‘照騙’……”,潘小瓜表示,如果用戶第一次體驗露營覺得被騙,就很難持續對露營感興趣。

市場野蠻生長背后,是需求的激增和產業的不成熟。

國慶假期,近郊游火熱帶動露營地升溫,大量蹭露營概念的投機者,想趁著今年最后一輪露營季,賺一波“快錢”,不考慮復購率。到十月中下旬,天氣轉冷,例如北京的露營季就將進入末期。

“一種是圈出一片空地來收錢,不過客單價不會很高,平時一兩百塊,節假日能翻兩三倍,另一種是在營地中‘塞’入五花八門的項目,有吃喝有玩樂,針對親子還可以加入教育,毛利才能更高”,營地策劃人陳采對深燃說。

營地產業的不成熟,從一團亂的價格中就可見一斑。

多位露營小白表示,去過幾個商業營地后,依然“很懵”。同樣是自搭建,有的按人頭收費,有的按營位收費。同樣是過夜,有的只收一次營位費或是景區門票費,有的除了有白天營位費,還收過夜費。

潘小瓜體驗過全國各地的營地,見識過30元/位的過夜營地,也住過3000元拎包入住的。他對深燃分析,因為營地沒有行業準入標準,也沒有統一的定價標準,而營地的資源、成本和運營方式不一樣,營地主都是遵循各自的打法定價,所以收費標準和名目混亂。

當然,商業營地野蠻生長的同時,也在加速迭代。2020年國內只有零星的營地,2021年漸漸增多,2022年被稱作是露營地建設、運營的爆發之年。繼北上廣深后,杭州、成都、西安這些第二梯隊的城市,也迎來大眾露營的爆發期。

今年十一前的周末,小侯接連體驗了兩處商業營地。作為一個2019年入坑露營的戶外狂熱愛好者,在他看來,這兩處算是商業營地大潮的兩個縮影。

“一處營地體驗極差,很明顯是借露營‘割韭菜’,另一處營地體驗很好,營地設計、全套裝備都審美在線,配套的游玩內容豐富有創意,而且包含在一個相對合理的套餐價格里,能感受到是出自專業的營地主之手。”小侯相信,后者會漸漸被更多人看到。

持續關注營地業態的潘小瓜認為,中國露營的進化速度,是國外的3-5倍,一線城市的營地正在從1.0進化到2.0的階段,先解決了“有沒有”,再完善“好不好”。

越來越多高端莊園、高爾夫球場,搖身一變成了營地,景區、酒店、民宿也開辟出了營地區。北京人濟莊園戶外項目主理人老岳告訴深燃,高爾夫球場、莊園在尋找轉型,民宿、酒店、景區有土地儲備的,在尋找盈利點,這些業態全面開花做露營,會是一種常態。

老吳近期體驗的莊園營地

與此同時,各地的營地已經在根據地域和場地特點,發揮所長,做適合自己的主題活動,增強社群粘性。

“例如,在北京,有塊優質的大草坪就是不錯的營地;但在貴州,已經有好山好水,那裝備就得卷起來,有風格也得出片;而上海、杭州,槳板、皮劃艇、飛蠅路亞必須走起來,裝備越來越輕量化,越來越注重和自然共處。”潘小瓜認為,只不過,這些活動和露營裝備一樣,還沒有進入細分化階段。

潘小瓜扎帳在露營基地

圖源 / 潘小瓜

在他看來,現階段,露營地還是一片欣欣向榮之勢,至少都能有肉吃。當然,地域不同,市場冷暖也不一樣,活得好不好,只有營地主自己最清楚。

以北京為例,“到十一之前,北京大大小小的營地至少增加到了500家”,老岳告訴深燃,人濟莊園周圍五公里范圍內,增加了至少8家營地,而相較五一假期,十一期間露營產品的每日預定量下降了約1/3。可見,2022年最后的露營季,營地競爭有多激烈。

據老岳了解,大部分營地的整體經營狀況一般,但今年的營地市場,還沒開始洗牌,暫時不會出現大規模的淘汰或兼并。“所有營地主都想等待來年,只是,有多少能堅持到明年,就是未知數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庭蘭、方沛、孫閱、陳采為化名。

本文為聯商網經深燃授權轉載,版權歸深燃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人妻别类制服少妇中文字幕,人人人妻人人人妻人人人,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福利